鋼化玻璃雨棚被指影響采光

南昌紅谷灘城管部門:系違章搭建,將予以拆除

來源:  新法治報     |    日期:  2023年07月04日     |    制作:  何山     |    新聞熱線:  0791-86847195

  “二樓鄰居搭建的雨棚影響我家采光,城管部門下達了整改通知書,之后又稱雨棚屬合法搭建。”近日,南昌市紅谷灘區首地藍天熙郡小區的業主劉麗(化名)向本報反映。

  對此,南昌市紅谷灘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大隊業務股相關負責人表示,雖然調取到了涉事小區的竣工圖,且其上面注明了一處“鋼化玻璃雨棚”,但是圖紙存在一些疑點,需進一步調查。最新進展是該雨棚被認定為違章搭建。

  業主:二樓鄰居自行搭建雨棚

  2020年,劉麗在紅谷灘區首地藍天熙郡小區購置了一套位于一樓的商品房,由于某些原因一直未收房。2021年,劉麗準備收房時發現,二樓鄰居在其陽臺通往一樓院子的臺階上搭建了一座鋼化玻璃雨棚。

  “第一次溝通比較順利,對方答應整改。”在發現雨棚后,劉麗與二樓業主進行了溝通,但直到2023年3月,劉麗準備入住時問題仍沒有得到解決。于是,劉麗再次與對方協商,但無果。

  “我的要求并不高,只需要二樓鄰居和其他大部分二樓業主一樣,將雨棚搭高一些。”劉麗解釋,雨棚是業主自行搭建的。

  “起初我找了物業,物業說他們沒有執法權。”劉麗說,無奈之下她向城管部門尋求幫助。2023年5月5日,南昌市紅谷灘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大隊紅角洲中隊的執法人員來到現場查看,當場下達了《責令停止(改正)違法行為通知書》,要求二樓業主立即停止違法行為,并于2023年5月12日前自行拆除違章建筑,但是到了5月12日,卻沒有任何進展。

  6月2日,紅谷灘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大隊紅角洲中隊執法人員打電話告訴劉麗,被投訴人有新證據,該雨棚無法拆除。對此,劉麗難以接受。

  竣工圖注明了雨棚但少了圖審章

  6月20日,記者同劉麗來到該小區。“雨棚建在這個位置,讓我家采光、視線都不好,會感覺壓抑和不適。”劉麗介紹,如果對方將雨棚搭高一些,她也不會投訴。

  記者在隔壁樓棟發現,二樓業主搭建了相同的鋼化玻璃雨棚,唯一不同的是,他們的雨棚搭建得更高。

  隨后,記者電話聯系上了二樓業主熊先生。“房子交付時沒有雨棚,雨棚是我于2020年搭建的,根據圖紙是3米高,我家搭建的有4米以上,應當符合規定。”熊先生說。

  “開發商前期把二樓業主約到一起,說業主可以搭建雨棚,鄰里關系由他們來協調。當時我家想搭高點,但是三樓業主不同意,現在一樓業主又不同意。”熊先生表示。

  當日,紅谷灘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大隊紅角洲中隊的執法人員來物業調取涉事樓棟的圖紙。記者從該中隊夏姓負責人處了解到,目前已終止執法程序,理由是在執法過程中發現該雨棚并非違章搭建。“我們在南昌市檔案館調閱了竣工圖,上面注明了鋼化玻璃雨棚。”

  “我找人看了竣工圖,發現少了圖審章,要有圖審章才有法律效力。”劉麗說。

  進展:系違建,將拆除

  隨后,記者來到了南昌市紅谷灘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大隊。該大隊業務股相關負責人朱海濤表示,這份竣工圖存在不少疑點,需要更多的證據進行佐證與核實。

  “我們也有疑問,這邊的樓棟標注了‘鋼化玻璃雨棚’,另一邊的卻沒有標注,所以我們現在讓中隊去調取其他的圖紙。比如立面圖和效果圖,如果上面沒有規劃雨棚,就不一定能證明它是合法的。”朱海濤說。

  朱海濤表示,前期紅角洲中隊并未反饋該雨棚是業主自行搭建的。業主劉麗提出質疑,若開發商的規劃中確實存在雨棚,但是交付后由業主自行搭建的,那是否屬于違章搭建?“也算,所以叫中隊繼續核查。”朱海濤表示。

  截至記者發稿,業主劉麗告訴記者,南昌市紅谷灘區城市管理行政執法大隊認定該雨棚為違章搭建,將于近日進行拆除。

  文/圖  江國穩  全媒體首席記者吳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