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磨滅的“紅印”

來源:  新法治報     |    日期:  2023年06月30日     |    制作:  汪紅     |    新聞熱線:  0791-86847195

  翻閱那段波瀾壯闊的歷史,你會發現,鐫刻在贛鄱大地上那1萬多條紅軍標語,堪稱記載中國紅色革命的“活化石”。

  樂安縣,是原中央蘇區北大門。這里,被認為是“紅軍標語第一縣”,現存3800余條紅軍標語,不乏“男女平等,婚姻自由,公買公賣”等蘊含法治元素的內容,可以說,從它們示人的那一刻起,就帶有天然的紅色法治基因,激發了樂安人民的革命熱情。90多年后,這些不斷跳躍、永不褪色的紅色法治文化,依舊熠熠生輝。

  6月20日,新法治報全媒體記者走進樂安縣,直奔當地紅軍標語博物館和散落鄉間的老屋,觸摸這些歷經滄桑仍然散發光芒的紅色印記!

  ◎文/王琨 全媒體記者方維芳 ◎圖/受訪單位提供

普查小隊采集墻壁上的紅軍標語

技術人員在做“揭取”標語前的準備

  彈孔包圍的“紅印”

  6月20日,樂安縣湖坪鄉漢上村。

  蟬鳴清脆,朝暉灑向大地。

  這里有一座始建于清朝的老屋,外墻由土磚砌成,白檐黑瓦,正門上掛著一副“大夫第”牌匾。

  木板門被吱呀推開,85歲的王宗耀從里邊走了出來。陽光讓老屋鍍上了一層金色,王宗耀站在門前,端視著。

  這是他守護了一輩子的地方。

  當天,記者來到王宗耀家中。

  走進老屋,從天井處泄出來的光是宅子里的唯一光源,粗略一看,老屋無甚特別。

  玄機在墻上。

  連著大門的墻壁上,有數個大大小小毫無章法的坑洼。“這些是被炸彈的彈片射到的。”王宗耀說。而被這些彈孔“包圍”著的地方,有條黑色的標語:“最近中央局提出一個口號是:目前要創造一百萬紅軍。這是非常正確的。”

  字跡的下半部分不太清晰。“這是1933年大湖坪整編時,住在我家的紅軍寫的標語,這里還有。”王宗耀介紹完,又指向了其他地方。

  “完成江西勝利”

  “中國有紅軍”

  “世界革命成功萬歲”

  ……

  起初因屋內昏暗,記者看得不太仔細,隨著王宗耀的介紹,一條接一條的標語逐一顯現,環視四周,足有30多條。

  不只是標語,還有漫畫。

  在一面墻上,畫著一幅戰斗場景。

  “畫的是第四次反‘圍剿’中登仙橋大捷。”王宗耀輕輕撫摸著墻壁上的畫說,爺爺告訴他,1933年,紅軍借宿他們家時寫下這些標語。

  “爺爺和父親為了保護標語不被敵軍破壞,就用石灰蓋在上面,或用茅草垛子和其他雜物遮住。”王宗耀說,長大后,他便將覆蓋紅軍標語的石灰、泥漿輕輕刮下,“沉睡”已久的紅軍標語再次亮相。

  王宗耀一家三代守護這些“紅印”,其教育兒孫,要好好保護墻上的紅軍標語。

  尋找“紅印”之旅

  樂安縣作為“紅軍標語第一縣”,截至2019年,已登記的紅軍標語共有3826條,規模全國罕見,占中央蘇區留存紅軍標語總數的三分之一。

  “紅軍特別注重宣傳的力量。在當時,可以說‘一條標語抵一個軍’,不少樂安人民受到標語的激勵,加入了革命隊伍。”向記者娓娓道來的是王春元,他曾是樂安縣紅軍標語普查隊的一員,負責記錄和整編工作。

  樂安縣的紅軍標語多數寫在年久失修的老建筑上。在歲月蹉跎間,不少紅軍標語面臨著消逝的困境。

  為了保護紅軍標語,2016年以來,江西省啟動紅色標語普查和保護利用試點,并印發《關于做好紅色標語普查和保護利用專項工作的通知》《江西省紅色標語保護利用試點工作方案》,此后,全省各地陸續開展普查、保護和利用紅色標語等工作。

  2017年,70歲的王春元與其他4位文史、攝影工作者組成了一支普查隊,赴全縣13個鄉鎮開展紅軍標語大普查。隊伍一邊普查,一邊向當地群眾宣傳紅軍標語保護工作。

  第一次普查進行了3個月。

  清晨去,深夜回,普查隊伍頂風冒雨、披星戴月,卻甘之如飴。

  “遇到過不少麻煩。”王春元說,紅軍一般用毛筆、筍殼筆、小棕帚書寫,顏料多用墨水和石灰漿等,時間一長外加被覆蓋過,很多標語難以識別。“不過最難的還是考究的過程,很多紅軍標語沒署番號,只能一點點找史料,相互印證。”

  但路是一點點蹚出來的,此后便能敞亮。

  “這是全樂安人民的大事。”2017年,年過八旬的邱希仁得知此事后,自告奮勇帶著普查隊到自己所在的池頭村,一屋一屋找、一處一處看。

  一條紅軍標語,就是一段革命歷史。在尋找的過程中,邱希仁能說出不少感人肺腑的革命故事。

  在一條條顏色斑駁的紅軍標語中,一個又一個猶如滄海遺珠的紅色革命記憶被拾起。

  “還有邱玉明,聽說我們在普查紅軍標語后,他撥通了我的電話,說要將父親的遺物——一本紅歌手抄本,無償捐給樂安縣博物館。”王春元說。

  “送郎當紅軍,莫把妹掛心,家中事情呀,妹妹會擔承……”泛黃的紙張,仿佛隨著悠揚的歌聲,力透紙背的筆跡,刻畫出一段段軍民魚水情。

  立法保護“紅印”

  普查陸續開展了三年。

  2019年,樂安縣紅軍標語博物館在“大湖坪整編”舊址——湖坪國寶公祠內建成,博物館分為九大板塊,通過圖片和墻體事物,展示了1300余條紅軍標語,每年游客絡繹不絕,來此追憶那段紅色歲月。

  同年8月,江西省紅色標語保護利用現場推進會在樂安召開,印發了《關于全面加強紅色標語保護利用工作的通知》《江西省紅色標語保護利用工作規范(試行)》,至此,全省紅色標語保護利用工作全面鋪開。

  樂安縣在做好掛牌保護、革命文物維修、傳統村落保護等工作的基礎上,還積極創新出“紅軍標語+全社會力量”保護利用模式,出臺《樂安縣紅色標語認保工作方案》,制定認保協議書,鼓勵全社會力量參與紅軍標語認保工作。一些單位節省辦公經費用來保護紅軍標語,一些社會團體把保護紅軍標語當作公益事業來做,而王宗耀、邱希仁這些村民,則義務保護村中紅軍標語,甚至有不少村民捐資、捐物搶救性修繕紅軍標語載體。2020年,樂安縣“紅軍標語+全社會力量”保護利用模式入選全國革命文物保護利用十佳案例。

  2022年1月1日,《江西省革命文物保護條例》正式施行,首次將紅色標語納入了保護范圍。

  “樂安紅軍標語被越來越多的人關注,并傾注心血進行保護,我們很高興,也很欣慰。”王春元感慨道。

  “紅印”熠熠生輝

  6月20日,王春元帶記者來到了樂安縣紅軍標語博物館。

  “男女平等,婚姻自由,公買公賣,反對老公打老婆,男女老幼同等。”

  “實行八小時工作制,增加工資、失業救濟與社會保險等。”

  這些紅色標語中不斷閃耀的法治內容,在新中國成立以后的婚姻法、部門規章和制度中,或多或少有跡可循。

  一路看來,條條“紅印”生輝,無不反映著樂安人民堅定革命信念,一齊邁向新生活的昂揚斗志和革命精神。

  百年輝煌看今朝。鄉村振興、良法善治……生活在新時代的老區百姓臉上幸福的笑容越來越多。

  笑容的背后,是樂安不斷從標語中汲取紅色營養,大力推進紅色法治文化建設,讓紅色法治文化亮起來、立起來、活起來。于是,這里有了從一人到一群人潛心未成年人保護的“劉瑩姐姐工作室”,有了“知鄰事、察鄰苦、解鄰難”這一被叫作“紅色鄰里”的基層社會治理品牌,更有了不斷提升的群眾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返程前,記者來到王宗耀家,發現天井下方的屋檐上,有塊成色比別處新的房梁。王宗耀說,原來這處被敵軍炮彈轟炸,多年之后,他進行了修補。房梁上,王宗耀刻了四個醒目大字:國泰平安。這是王宗耀最樸素的愿望,又何嘗不是和他一樣享受紅色法治文化雨露的千千萬萬百姓的一種情感表達!